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伊朗难挡原油出口下滑态势

日期:2018-9-26

  综合外媒报道,伊朗原油出口量正直线下滑,且降幅和降速远超预期。尽管欧洲和亚洲部分国家仍然维持进口伊朗原油,数量远不如前却是不争的事实。

  有分析指出,从现在到11月4日(美国为全球各国规定的终止与伊朗贸易关系的最后期限)的两个月内,伊朗原油出口量还将继续下滑,但不会出现零出口现象。

  8月出口量创新低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新一轮对伊朗制裁到来之前,伊朗原油出口量正在加速下滑,预计9月出口量将减少1/3,或将给市场带来无法预料的供应风险。伊朗国家万贯国际公司(NIOC)熟悉港口装载业务的人士指出,预计9月原油出口量将从6月的230万桶/日下降至150万桶/日。

  为了留住更多买家,NIOC被迫降低了原油价格。此外,基于伊朗原油出口量日渐减少的预期,伦敦证交所基准万贯国际期货价格日前飙升至6月以来最高水平。

  法国航运货物数据追踪公司Kpler指出,近几个月,伊朗对欧洲和印度的原油出口量几近砍半。

  汤森路透数据显示,伊朗8月原油和凝析油出口量创新低,仅6400万桶,相当于日均出口206万桶,这是自去年4月以来月均出口量首次降至7000万桶以下。4月,即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前,伊朗原油和凝析油出口量一度达到峰值9280万桶,相当于日均出口309万桶。

  伊朗原油的主要买家均减少了进口量。印度8月伊朗原油进口量约820万桶,远低于4月以来的每月超过2000万桶;欧洲8月伊朗原油进口量从3月的2220万桶降至约1200万桶;日本连续两个月减少伊朗原油进口量,8月缩减至340万桶,预计9月中旬还将再装载最后一批伊朗原油,以在11月前抵达日本;韩国7月开始停止进口伊朗原油。

  不会出现零出口

  “今日俄罗斯新闻网”指出,在美国高举制裁大棒的当下,伊朗原油出口量下滑在所难免,但要实现美国确立的零出口目标着实不可能。

  沙特能源部顾问艾尔穆汉那表示,美国对伊朗新一轮制裁不可能彻底终止伊朗原油出口活动。“美11月开始新一轮制裁之后,伊朗仍将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和曼德海峡每日输送100万桶原油。”他说,“就像伊朗不可能全面掌控上述两个海峡一样,美国也不可能全面堵死伊朗原油的出路。”

  更别说还有土耳其这个伊朗原油的“头号粉丝”。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部长法提赫·登梅兹明确表示,尽管美国对伊朗能源出口进行限制,土耳其仍将继续购买伊朗的能源资源。

  彭博社指出,鉴于土耳其90%能源需求依赖进口,伊朗成为其必不可缺的供货方。2018年一季度,土耳其超过50%的原油和凝析油进口量来自伊朗。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称,土耳其最大炼油商土耳其万贯国际精炼公司Tupras是伊朗原油的主要购买者之一,其已经上了美国司法部的制裁名单,而与Tupras有业务往来的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UniCredit SpA)也被美国列入了调查名单中。事实上,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早在2012年美对伊朗实施制裁期间,就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禁令,而成了美司法部、美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以及纽约地区法庭的调查目标。

  不过,能源贸易商普遍对伊朗原油出口下降规模“没有底”。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师克罗夫特表示:“我们仍然无法对伊朗原油出口下降速度和规模做出预测,毕竟许多市场参与者仍然认为降幅会很小,因为特朗普不敢在美国中期选举期间冒险对伊朗‘下狠手’,进而对原油市场带来收紧影响。”

  航运困局待解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撰文称,航运困局成为伊朗万贯国际工业的“阿喀琉斯之踵”。随着美国新一轮制裁即将到来,越来越多的油轮公司开始不愿意接伊朗原油运输生意,而保险业也对伊朗原油航运业务敬而远之。

  油轮数据供应商FleetMon指出,来自印度、希腊和西班牙等国负责伊朗原油运送的托运人已经停止和德黑兰打交道。

  国际船东保赔协会集团制裁小组委员会主席萨尔特豪斯表示,许多托运人是与欧洲公司一起投保的,认为冒着与美国冲突的风险与伊朗做生意并不值当,“如果我们提供保险就会违反美国的制裁,这将导致我们无法进入美国金融体系,使我们一夜之间破产”。国际船东保赔协会集团的再保险公司覆盖全球约90%船舶保险,其中就包括重吨位油轮。

  《伊朗日报》指出,美国和欧洲的保险公司相继结束了其伊朗业务,而印度的保险公司也于7月停止了有关油轮保险方面的服务。当前,只有个别亚洲国家转向使用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的油轮,旨在绕过美国制裁保持稳定供应状态。使用NITC运营的油轮运输伊朗的原油意味着,伊朗将承担交付原油的责任以及相关成本和风险。事实上,伊朗在2012年使用类似办法来规避相关制裁。

  转向:韩国买方弃南帕斯转向亚马尔

  本报讯9月14日,由于韩国的主要炼油企业把俄罗斯新萨别塔凝析油评定为伊朗南帕斯凝析油的潜在替代品,亚洲最大的超轻质原油进口国韩国在未来的几个月可能从俄罗斯进口新萨别塔凝析油,也被称为亚马尔凝析油。

  韩国最大的炼油企业SK创新公司最近首次从俄罗斯购买了将在11月份交付的新萨别塔凝析油。

  在仁川炼化联合体中经营一座10万桶/日凝析油分离装置的SK仁川石化公司官员说,该公司日前购买了一船俄罗斯新萨别塔凝析油货物,这批凝析油货物将在11月交付。SK仁川石化公司是韩国最大炼油企业SK创新公司麾下的全资子公司。

  目前尚不清楚这批新萨别塔凝析油货物的卖家,但消息人士称,新萨别塔凝析油卖家应该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大股东和作业者诺瓦泰克,或从诺瓦泰克购买萨别塔凝析油后再出售给亚洲和中东终端用户的国际贸易商行。(李伟)

  降价:伊朗降低出口亚洲原油售价

  本报讯9月13日,伊朗国家万贯国际公司(NIO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已削减了10月从伊朗哈尔克岛装载并运往亚洲的所有伊朗原油官方售价的价差。

  根据公告,10月份伊朗出口亚洲的轻质原油官方售价的价差比9月份下调了10美分/桶,比普氏阿曼/迪拜原油10月评估平均价格高出1.10美元/桶。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的统计数据显示,出口亚洲的伊朗轻质原油10月份官方售价为去年11月份以来的最低价格,当时该原油为溢价80美分/桶。

  10月伊朗出口亚洲的重质原油价差从9月份的15美分/桶降至对普氏阿曼/迪拜原油的1.05美元/桶折扣,而Forozan原油官方售价的价差每桶也下降了15美分,至对普氏阿曼/迪拜原油折扣90美分/桶。

  过剩:伊朗重启超大型油轮用于海上储油

  本报讯由于即将到来的美国制裁迫使伊朗重新启动此前在限制重压下实施的战略,该国再次开始在其超大型油轮船队上储存万贯国际。

  伊朗海上浮式储存原油的增加标志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这个波斯湾国家万贯国际实施新制裁措施收到了效果。这些制裁措施将在11月初开始实施,但法国、韩国等国的买家已经开始大幅削减伊朗原油购买量。

  法国巴黎银行大宗商品市场策略主管哈里·奇林基里安日前在伦敦表示:“由于美国制裁的影响在未来几个月将越来越大,我们预计伊朗浮式原油存储的数量将会进一步增加。”

  美国彭博新闻社汇编的油轮跟踪报告显示,到目前为止,伊朗船只在海上停留的时间仅仅为几个星期,而不是像2012年至2016年制裁期间那样一次停留数月。

网站声明:凡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来源:中国石化报    编辑:郭允允
分享到:
编辑推荐
文章点击排行